汇海珠宝网

天下足球关于恩克(天上的门)的解说词?

  《天上的门》:汉诺威96队的队长,德国国家队的国门。一个尽责的丈夫,一个慈爱的父亲。不管是哪一份依恋,都没能成为恩克留下的理由。2009年11月10日,恩克选择了以最极端的方式,与世人告别。他迎面走向了急速驶来的火车,把震惊和感怀留给了世界足坛,把谜团和歉意留在了身后,更把悲伤和心碎留给了每一个爱他的人。在出事地点的十几米外,停放着恩克的奔驰旅行轿车,里面放着他的遗书。在离他200米外的地方,他的三年前不幸夭折的爱女,早已入土为安。而2.5公里以外,他与妻子的小屋,还在夜色中散发着温暖的光芒。32岁的恩克,选择了在夜幕刚刚降临时告别,而他带给世人的震惊,则像是浓重的黑幕,笼罩着整个德国。人们不经要问:“这个生活事业,都还算如意的男人,为什么会生活在绝望当中?”在恩克去世19小时后,恩克的妻子特蕾莎坚强的出现在了公众面前,虽然几次哽咽无法继续,但她强忍悲痛,把恩克6年来,深受抑郁症折磨的实情,公诸于众!特蕾莎以为,爱可以让他们共渡难关,就如同三年前,当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女儿,在一次手术中夭折时,他们也曾痛苦万分。但在短短六天后,恩克就再次站在了汉诺威的门前,只是在他右手手腕上,从此刺上了女儿“拉拉”的名字!但这道刺青,终究像一根刺,深深的扎进了恩克的心里,后来的每一天,他们都会到女儿的墓碑前看她。直到今年5月,在女儿去世32个月后,他们终于又收养了一个女婴,仍然为她取名为“拉拉”。也正是为了这个女婴,恩克更加不敢向公众坦白自己的抑郁病病情,他怕失去“拉拉”的抚养权,他怕离开心爱的足球,他怕面对那些或疑惑、或怜悯、或躲避、或鄙夷的面孔。爱没能带恩克走出泥潭,这是特蕾莎最不愿看到的事实!恩克心中的第二道刺,则是足球。1996年,19岁的恩克从家乡耶拿来到德甲球队“门兴格拉德巴赫”,但连续两个赛季,恩克并没有获得上场机会。直到98到99赛季,他才成为球队的主力门将,但32次出场,没能为恩克带来荣耀。门兴脆弱的防线,让他们在整个赛季丢掉了79个球,失球数居德甲之首,最终没能逃过降级的厄运。不过这却是恩克成长最快的三年。此时的恩克,牢牢占据着德国U21国家队的主力位置,正是看中了恩克的潜力,99到00赛季,恩克接到了名帅海因克斯的召唤,加盟了湖超豪门“本菲卡”队,成为了第一个从德国远渡到葡萄牙的德国球员。这是恩克最为开心的一段国外生活,作为“本菲卡”的队长,他真正受到了球迷的爱戴。三年内,他77次代表本菲卡出战湖超联赛,只可惜此时的“本菲卡”队正处于风雨飘摇当中,联赛取得的最好成绩也只是第三名。2002年恩克与顶级豪门“巴萨罗纳”签下了三年合约,但在范加尔的教鞭下,恩克只代表巴萨出场过一次国王杯的比赛,一场联赛和两场欧冠联赛。长达一年的板凳生涯,让恩克感受到了空前的职业压力。梦想的起点,正式在此时化作了悲剧的开幕式,再也无法主宰命运的恩克,成为了一叶扁舟,任由现实吞噬了他的理想。一年后,身不由己的恩克被租借到了土耳其“费内巴切”队,但他只上场参加了一场比赛,就因为0比3惨败给伊斯坦布尔体育队,受到了本方球迷焰火和酒瓶的攻击,这深深伤害了恩克的自尊。而抑郁症,就像一只无形的手,在此时伸向了恩克。痛苦的恩克,选择了返回西班牙。2004年1月,恩克被再次租借到西乙球队“特内里贝”,正是在特内里贝半个赛季的出色表现,让他再次吸引了德国球队的目光,2004年6月,恩克终于重返德甲,加盟“汉诺威”队,也开启了自己职业生涯最为辉煌的时光。这是恩克最得意满的一年,女儿的呱呱坠地,让恩克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希望。赛季末,恩克当选德国年度最佳门将,更让他体会到了事业成功的喜悦。2006年12月,汉诺威俱乐部与恩克续约三年,29岁的恩克在11年职业生涯后,才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喜悦,可谓感概万千!2007年,30而立的他,当选了汉诺威队的队长,更重要的是,国家队的大门终于向他敞开,恩克第一次进入了德国队出征欧洲杯的大名单,名字仅位于莱曼之后,成为国家队的2号门将。虽然最终没能在欧洲杯上出场,不过在莱曼退役后,恩克成为了1号。在与德国的年轻一代阿德诺、诺伊尔的竞争中,国家队主帅勒夫,把天平倾斜给了大器晚成的恩克。13年的等待,在经历了无数痛苦与失意后,上天,终于把机会,交还给了他。掌握自己的命运,恩克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他吧目标锁定在了2010年,南非,是个并不遥远的梦。此时,一次意外的手部骨折,让恩克远离了国家队,他没有气馁,在经历了7月的挣扎和努力后,恩克跟随德国国家队来到了上海,在与中国队的比赛种,头部受伤的恩克,依然坚持的打满了90分钟,候继敏开场第5分钟的进球,也成为了恩克在国家队的最后一个失球。这或许是恩克,与中国球迷最近距离的一次接触。上天对恩克的眷顾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短到只有720分钟,那是8场比赛的长度。2009年9月,当勒夫已经把恩克的名字写入德国队与俄罗斯队最后一场世界杯预选赛的大名单时,严重的肠道细菌感染,再次摧垮了恩克,这究竟是命运的巧合,还是上天的愚弄。“无论是事业还是家庭,我已经经历了很多,我不知道,我的生活在被谁操控。我只知道,我终究无力改变。”恩克63天后,恩克回到了德甲赛场。10月31日,汉诺威队1比0击败了科隆队,11月8日,汉诺威2比2战平了汉堡,恩克,表现完美。在与汉堡队的比赛结束后,恩克走向了观众席,犹如14年中的每一场比赛后,面带微笑的他,向球迷击掌道谢,此时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次的道别,与往时不同,这是他最后一次面以数以万计为他欢呼的球迷,这是摄像机捕捉到的最后一个关于恩克的影像画面。这个内敛、低调、温文尔雅、乐于助人的好好先生,这个永远把球迷的爱,看作上天眷顾的儒雅绅士,在两天后,与我们永别……想念,每一个爱他的和不曾爱过他的人。悲伤,每一个了解他和对他不曾所知的人。当飞速的火车,再一次在黑夜中穿过,当教堂的钟声,再一次在祈祷中响起。那是数以万计的人,在祝愿恩克安息,在遥远的葡萄牙、西班牙,在曾经“伤害”过他的伊斯坦布尔,在他走过的每一个地方,许许多多的人,在为他祈祷。在汉诺威,恩克的1号球衣将被俱乐部永久封存。鲜花和蜡烛装点着整座城市,三万五千人在黑夜中自发聚集,那是想要陪伴他的人群,如果恩克知道,为他心碎的人又何止这些,他还会选择这条不归路吗?在他生活的只有六百人的小镇里,安静依旧,但他和妻子养的八只狗,却再也等不回男主人。这是他在葡萄牙和西班牙街头捡回的流浪狗,他把它们带回了德国。善良的恩克像爱惜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惜所有的动物,却只忘了爱惜自己的生命。11月10日,正是德国国家队集结的日子,但是已经没有人愿意再去“触动”足球,德国足协取消了周六与智利队的友谊赛,在这样的时刻,没有人再去关注一场比赛……而我们看到的是在德国足协新闻发布会上,比埃尔霍夫难以抑制的泪水!是在恩克的追思会上,巴拉克和勒夫,低垂的脸!是十万人在汉诺威体育场,为恩克举行的告别仪式!更是在人群的背后,女儿的墓碑旁,妻子孤独的身影,和母亲带她写给女儿的话:“拉拉,爸爸,来了……”

  

天下足球关于恩克(天上的门)的解说词?

  

天下足球关于恩克(天上的门)的解说词?

  

天下足球关于恩克(天上的门)的解说词?

  

天下足球关于恩克(天上的门)的解说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珠宝_翡翠_钻石_和田玉_玉石-汇海珠宝网 > 天下足球关于恩克(天上的门)的解说词?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