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莱时尚网

论语中,孔子对管仲有赞扬也有批评,怎么看待?

  谢邀。1、孔子对管仲的评价并不是盛赞,孔子一方面肯定管仲能力很强,一方面又指出管仲“不知礼”。儒家极重“礼”,“不知礼”表明,管仲虽极具能力,却非孔门弟子效仿的对象。孟子是孔门弟子,自然说“管仲,曾西之所不为也,而子为我愿之乎”,荀子说“仲尼之门,五尺之竖子言羞称乎五伯”,可见孟子、荀子和孔子评价管仲“不知礼”的态度是一致的。司马迁说,“管仲世所谓贤臣,然孔子小之。”这是非常了解孔子的评价。2、需要注意的是,孔子对管仲能力的称赞,都是有场合有背景的,都是在弟子小觑管仲时。孔子说,不要小觑管仲,管仲还是很牛的。孔子是个最擅长因材施教的老师,他总是意在指出学生看问题的片面性。孔子曾说“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狂简,斐然成章,都是夸弟子的,不知所裁,是指出弟子的问题。孔子要做的就是“裁之”。这里能看出孔子很灵活,很幽默,孔子小觑管仲,弟子都是知道的,所以弟子自然也小觑管仲了,这时孔子就不同意了:老子可以看不起管仲,批评管仲,你们这帮小子怎么可以!你们可不能太张狂啊!(这里的老子指的是孔子^_^)3、到了孟子,孟子是个狂人,他说“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可见其狂。孟子说话不像孔子那么含蓄,孟子直率,有一说一,不背后藏着掖着。然而,孟子就不知道管仲的个人能力强吗?孟子当然非常清楚,但在当时,普天下皆言“称霸之道”,孟子要力矫这种流弊,必定会竖起反潮流的大旗,只有这样才能振聋发聩。这是时势使然。把孔子放在孟子那个年代,孔子也会这么做。4、再到后来,荀子极力反对孟子,也是时势使然。荀子虽然反对孟子,这种反对属于儒家内部矛盾,二人在对管仲的看法上,还是一致的。无论是哪个时代,过去的学说流传一段时期后,必然会生出流弊。当此际,必然会有矫正流弊的人出现(此正孟子所谓“五百年必有王者兴”),他必定会举起反潮流的大旗。要反对当下的潮流,拿什么来反对呢?未来的不能拿,只有拿过去的东西。这就叫“托古改制”。实际上,诸子百家没有一个不是“托古改制”的(康有为《孔子改制考》)。西方的“文艺复兴”运动为何叫“复兴”?名义上,意在复兴希腊罗马古典文化。其实,只是名叫“复兴”而已。“复兴”、“托古”都是幌子,“改制”才是真的。荀子极为激烈地反对孟子,事实上,他和孟子一样,都是真正理解并继承了孔子真精神的人,是时代要求荀子为弘扬孔子的真精神,不得不起来反对孟子,这和千年以后的朱陆之争并无实质的不同(关于朱陆之争,可读章学诚《文史通义》)。而后来儒门下那些无知的拥趸们,只会寻章摘句,较前贤相去远矣!附:《论语》:1、“管仲俭乎?”曰:“管仲有三归,官事不摄,焉得俭?” “然则管仲知礼乎?”曰:“邦君树塞门,管氏亦树塞门。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2、子路曰:“桓公杀公子纠,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 子曰:“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3、子贡曰: “管仲非仁者与?桓公杀公子纠,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孟子》:公孙丑问曰:“夫子当路于齐,管仲、晏子之功,可复许乎?”孟子曰:“子诚齐人也,知管仲、晏子而已矣。或问乎曾西曰:‘吾子与子路孰贤?曾西蹴然曰:‘吾先子之所畏也。曰:‘然则吾子与管仲孰贤?曾西艴然不悦,曰:‘尔何曾比予于管仲!管仲得君如彼其专也,行乎国政如彼其久也,功烈如彼其卑也;尔何曾比予于是?”曰:“管仲,曾西之所不为也,而子为我愿之乎?”《荀子》:仲尼之门,五尺之竖子言羞称乎五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服装_饰品_美妆_美容_珠宝-康莱时尚网 > 论语中,孔子对管仲有赞扬也有批评,怎么看待?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